你好,这里是默瞳/小疯子,最喜欢Asdonl♡,谁敢抢老子一核弹抡死对方!会写文和绘画,虽然并不好看。是个树洞,但你也可以试着挖挖我的内心。underFear实际本质是黑暗的,就是我的内心。我是戏精,会精分,现有十个人格。脑洞大,喜欢语c。猫系少女,对我越好我会更乖的。【QQ:810878559】【手机:13563965839最好别打我肯定不接,如果提前通知就行】如果可以,我会和你聊天,打qq电话,或者带着口罩和你视频。有些随意,更喜欢别人开心。喜欢甜食,围巾,高领毛衣。想变得更加可爱,让L更喜欢。春秋季会咳嗽,请见谅。喜欢和别人聊underFear。资深腐女老油条,写肉,但更想写糖和一大堆刀子(核弹,电锯,4000米大长刀)。
谢谢你对我的关注♡

随手黑摸鱼……画的越来越差了

 

⚠停产通知⚠我只是占个tag说一声而已,请见谅

underFear的停产通知。
那个……没啥好说的。
默瞳要离开LOFTER了。😔
和大家好好相处的这一段时间,很开心♡
让我结识了很多新朋友。
获得了久违的快乐。
和第一次被包容的泪水。
两周回来一次吧……有时候会连着住。
到以后能更新的时间会越来越少。
高二高三的话……就断网了……
如果可以,愿意等我两周吗?
嗯?
谢谢♡
@AsdonL.祁倏荼 (我最爱的♡)
@白羊Shelly
@森陌
@皇家fearsans (这其实是我的小号)
@枇竹
@SHADOW影
@一杯牛奶
@重乐_雨线风切
@荼缘!蛋!碎!🐣

有些网友大大的名字有些想不起来了,或者因为修改了头像和名字,嗯……很感谢大家的支持。...

 

被朋友强迫的。
也没抱太大希望……

 

感觉真好,我需要黑化♡

 

【underFear摸鱼🐠】
DO YOU LOVE ME ?
fearsans拟人。
嗯……献给 @AsdonL.祁倏荼
时间【fear从地下世界underFear第一次到达地上】

只在半夜出没。因为街上人会很少。会帮一些人类实现一些愿望,当然,一夜暴富、获得美丽、永生、称霸世界啥的就别想了。也不是见一个就实现一个,而是随机“抓人”。报仇很简单,用糖果就好。用量随意,一颗也可以。如果没有,fear会提出条件,不过分。如果条件可以接受,那么fear会从人的头上拿走一颗莫名奇妙出现的『玻璃球』,这颗球就是报酬。
当然,fear也只是以此消遣时间而已。白天也只是伪装成人类随便走走。
fear会对一些人实施治疗。如果有危险,也会出手帮助。如果伤势过重,fear会将伤者移到自己的空间里治疗。待恢复后会送回大街安全地带,时间上只相差三分钟。

看起来十分负面低落抑郁,其实只是想掩盖自己而已。

下雨的话,会打着伞出现。一把黑红色的雨伞。

他不会轻易让你看清整张脸。

遇到了L……

 

《迷幻药之猫》预告

我tm就是记仇咋滴?!我tnd就是不想看nmb的跟广发物一样的脸。啧。
高科技?!呵呵,都是梗子了。没有高科技(*其实有点),但是有黑科技。
故事是《fearsans②》里的。
【吐槽君:你tmd连①都没动你还有脸写②??!!!!!!!!!!】
好了好了,反正到了高中就要变成佛系少女了。
【吐槽君:这几年你都挖了多少个坑了——啊?!】
嗯——那几个小说我也没兴趣更新了,《两千年如梦》也没意思去写了,全都……废弃了吧。

嗯……扯远了……

『underFear第一世界观』
默瞳成为fearsans游历了很多的AU,获得了技能,但接二连三的黑化,使他的精神体日益消退,最后一站,与收留他的恶魔先生L道别……
醒来...

 

让咱们连起来。
underFear中屠杀sans
qwq
*fearsans正在宽恕你。

 

只要……我还活着,underFear……不能输!!!

 

fearsans至今为止还是没有固定的服装颜色搭配……黑白的……

 

Well,well…kid . Listen to me for a second, right?
I felt that fighting with  me was futile.
(好吧,好吧……孩子。听我说一句,好吗?)
(我觉得咱们之间的打斗是没有必要的。)

*fearsans正在宽恕你……

 

还是……放出来了……许多小伙伴一直在问这件事……fearsans的拟人性转。

当然,最爱的还是 @AsdonL.祁倏荼 了。
比心心♥——P2

 

突破Q版的手(没事,等会就回复了QWQ)

有点御姐+调皮可爱+大胸的fear(拟人性转)妹子,脖子上的黑皮心项圈没去掉,是【旅行者fearsans】的改装服装,有点……骚?!
@AsdonL.祁倏荼
L桑,的点图……不发布了(还在画……)

 

《屠复生》和《迷幻药之猫》警告

《屠复生》
在痛苦的underFear地下走出来的fearsans,流落到城市里。雨夜,因为本身强行突破结界,自己的魔力虚弱,在无人的街道上失去力气,倒在了地上,被路过的L先生救起。等fear醒来,L先生询问来处,但fear已经把自己的记忆用系统纂改了,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。只能让fear和自己住在一起,喜欢称fear为【骨头(先生)】,fear经常称L为【L桑】。
这俩一起生活的很好。
但,L每年都有一晚上衰弱期,到时候会有一大堆怪物来击杀L。他们为了不留活口,打算把fear顺带杀了。
战斗中,敌方火力强大,fear有些挡不住了,此时,一根矛向fear刺了过来,但L见状,为他挡了一击。冰冷的血溅到懵逼...

 
 

现在能做的,就是……保持自己恶心而万年不变的笑容,肮脏的决心……以及……

如何成为一个有趣的双关高手。

*fearsans对双关笑话一窍不通……

 

可怜,弱小,又无助,只能吃自家肉的默瞳喵。

Q版自己的人设,以及束手无策的两只机械手(一共有二十四只)。

 

画个东东把自己的人设搭进去了……
*擦汗
画了一部分……
《迷幻药之猫》,又称《颓瞳》。
*看完《迷幻药》手书之后的事儿了
现在尽力找回画人的感觉……
自家的骨头也要继续……

 

你,信任我吗?

※接上面fear带sans离开UT世界的短文
※写的不多,看看就好
※老G能做饭了?
※初次出现fearpapy和UTpapy
※underFear第一世界观

fear牵着sans的手,行走在这素白的世界里,sans紧紧跟随着,白色的瞳光四处环顾着一样色彩的空间。这里什么都没有,除了余音绕梁般的脚步声,还有什么呢?呼吸声?sans仔细听着,那沉重的……呼吸着……是fear。

sans保持沉默,看着背对自己的fear,那飘忽不定的火焰,灰蓝色的,抑郁,无趣,低落,似乎没有情感的伤痛,有带着痛觉的身影。

……滴答……

水流吗?这里除了他们两个,还有水流吗?

但……他的猜想马上被攻破瓦...

 

undertale/fear肉肉转移通知

因为过多肉肉无法通过,所以转移到第一弹里去,
http://www.diyidan.com/main/post/6294726317017182347/detail/1?channel=share

@白羊Shelly
@AsdonL.祁倏荼
@大爱默瞳和fear

 

我宁愿伤了自己,也要为了……你。
他们说我太傻,这种事,不值得去做。
别生气,也不要伤心,我是站在你那里的……女孩。
一起分享,就算是以往的黑历史,翻出来看看,也会变得十分有趣。
你呀,可以笑一下吗你开心,我就开心了。
你心里的伤痛,我替你受着。疼痛,习惯也就没办法了。
我的心藏的很深很深,感情什么的,也不怎么重要了?
看透我的心,如果你这么做,我也不会反对的。
我的心,哈哈,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。
随意对我的一句,你说看透了我,我笑着说,你看到了什么?
成绩和未来,已经不重要了。心里的黑暗,还能撑多久。
你以为的一句话,却早已伤到内心。我却故作镇定,万年不变的笑脸。
现在,笑容,对我来说,已经十分奢侈……
流下干涸的泪水,无法滋润逝去的年代。
我想对你说声“Goodbye”。却怕你流着泪。
不流泪,我也不会生气。淡淡的懊悔,冲淡一切。
无数个黑夜,矛盾的世界矛盾的自己矛盾的心。
好想流泪,我不要,我不要真实的世界。
让我在朦胧的世界里苟延残喘,就是最大的恩爱。
真实可以练就我,情感记忆人性内心宛如烂泥。
别管我,没有人会意识到我的存在,就是个错误。
别看我,我哭泣时的样子很难看。
最后一根支柱,也正在摇摇欲坠。
希望破灭的样子,就像是缤纷的泡泡。
机械一般的人生,无趣而乏味。
你让我展翅高飞,我却低头看着早就被折断的羽翼。
红色的液体温热如玉,从脸颊划过。
什么时候,我才能释放自己,疯一般的狂笑,还有流下的眼泪……
我不是故意造成麻烦,我只是,为你说话,别人对你如何,我不管,并且,我为什么要浪费我的时间去在乎他们?!
第一次和我见面,态度不好的……一律“咔嚓”,当然,我的心情不好的话,想想我那恶心肮脏的笑容之下到底有多少恐怖冷漠的手段。
【我】想让ta逝去,但【我】开始斥责【我】,【我】不应该这么做,【我】的良心何在?!
我想得到别人的爱,也许你给了我所需要的爱,这时候的泪水,也就不至于那么浑浊了吧……
晚安,我所怜悯的世界。

 

*本默表示
*不想画全然不信……
*试试也可以……

 
 
 

underFear的隐藏世界观

※突然出现的灵感

玩家控制frisk达成和平,屠杀,伪善三个结局,再次重置时系统出现错误变成二周目,sans已经目睹了你所有的所作所为,对于你的屠杀,甚至开始麻木。

因为第四世界观的sans在镜子里跟sans说的话,让sans得知,自己是被创造出来的,这个世界里,还有其他的时间线。sans疯了似的杀死了papy,冷漠地踩碎他的头颅,感情早已麻木,剩下的只有仇恨和杀戮。

sans将frisk/chara的系统强行占有,并用黑客技术破解,使这个世界里成为自己手下独立的世界。不停的重置,沉浸在屠杀的快感之中,就是个变态神经病。

穿上斗篷在各个AU里穿梭。

即使加入了邪骨团,和星星战队为敌,...

 

失踪人口回归撒花

嘿,我回来了,因为事太多,计划赶不上变化,,所以拖了好多稿子和ask,如果可以,我会做一个专门的ask箱子,然后做成视频同意解答,如果可以,还可以附加上一句【请图画表明】,我会尽力画出来的。

最近学会了自行车【*自我打脸】,好吧,虽然三天都没有磕磕碰碰的大事情,但手出泡,蹭皮,磨茧之类的有点多了。

以后的作品里,会多出来一个新的角色,嗯……就是L先生啦,不过,还是有点担心的……

@白羊Shelly
@AsdonL.祁倏荼
@大爱默瞳和fear

 

《铃苞》有些奇怪的文章【上】

默瞳把一堆绘画工具和白色的本子放在桌子上,沉重的声音伴随着轻微尘土的浮动,她叹了口气,接着在电脑上用键盘打字——【我现在过气了……】,敲击键盘的声音在寂静的环境里显得尤为突出,沾着些许铅笔墨的双手大小好似五年级女孩的小手,说到底这也只是遗传基因的结果罢了。

她打完字,看着一闪一闪的光标,犹豫了一会儿,眼神开始在惨白的手机屏幕和电脑上来回调换,似乎在思考着什么,偶尔动几下的嘴巴代表着无声的语言,她在……悲伤?谁会知道此时的心如绞痛。接着,她擦擦额头的汗珠,轻轻点击【发布】按键

…… ………………

“哎?怎么了啊!”默瞳惊讶的盯着屏幕,灰蓝色的眸子目睹着奇迹的发生。电脑屏幕突然黑屏,接着,...

 

文章我还在进行,ask我还在进行,这几天事多,见谅
*熬夜的感觉,真是……酸爽

默瞳の反面刺杀了解一下……❤

 

危险警告(禁止评论)

hh,你好,我认识和不认识的你,也许你知道我的黑历史啊,对此,我还是不纠结的【不纠结你还是人嘛?!】,当然,『默瞳不黑就不算默瞳』了。
hh,这几天和粉丝AsdonL聊天,说实在的,很开心,我喜欢和别人慢慢敞开心扉,并不是单纯的塑料客套,这也算是我第一次和别人真心聊天最棒的第二次,我貌似已经忘记,第一次是什么时候了。估计那个人……早已变成『随时都可以摔倒的狐狸*』了吧。如果可以,我喜欢和大家真诚的聊天,感觉真好。
@AsdonL.祁倏荼
我喜欢包容别人的心,在我眼里,好的坏的,也就各得其所。谁都摸不透我的心理防线,无尽的批评责骂,永远比不过一句温暖的鼓励。你所宣泄的垃圾情绪,多少都会堆积到你所...

 

灰短(1)

fear曾在黑化控制sans的时间中露出来自己人类的样子。

fear是第一次,看到sans最恐怖的样子。

也是sans,看到fear最冷艳的一次。

fear还是一如既往得抱着sans看满天的窗子,sans窝在她的怀里,很疑惑的是,今天的fear,跟以往变得不一样了,话少了很多,这使虚空显得如此寂静。哈哈,这里本来就两个人啊,安静的点很正常。

sans摸了摸自己嘴上的一排铆钉,又在想该如何取下来,但想想上一次这么做,那满脸的鲜血,她的样子,她的语气,她的动作……sans忘不了他无意间看到镜子的那一刻,说真的,牙齿上下各一排的黑洞洞的钻孔,渗出的黑红色的血……

sans和往常一样,从她怀...

 

很短的fear出面对话……默瞳打算不干第四个世界观的说……

(默瞳并没有提到的第四个世界观)

fear:听说有人想要叛变?!
fear:勇气……可嘉。
fear:真搞不明白,这么多的傻子为了心里的自由而想我挑战。
fear:真是……找!死!
fear:永远的爱?!呵,谁会信啊。
fear:哈哈哈哈哈哈……
fear:哈哈……哈……
fear:*沉默
fear:我只是存在于……她的心里……
fear:挂人什么的,只有傻瓜才会去干吧……
fear:她……根本不在乎这么多……
fear:只在乎……我们……
fear:对,我们。
fear:【我们】是谁?
fear:我们都是fearsans。
fear:请不要……这么刻薄的对待underFear了,说真的,这也是她辛辛苦苦一手打造的世界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