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nderfear的原创作者,一个可以好好写文章却偏偏要画画的垃圾默瞳酱😂,肉糖刀轻松糅合,可以810878559加好友和我聊天哒❤B站【fearsans】,谢谢你看到这里❤

你,信任我吗?

※接上面fear带sans离开UT世界的短文
※写的不多,看看就好
※老G能做饭了?
※初次出现fearpapy和UTpapy
※underFear第一世界观

fear牵着sans的手,行走在这素白的世界里,sans紧紧跟随着,白色的瞳光四处环顾着一样色彩的空间。这里什么都没有,除了余音绕梁般的脚步声,还有什么呢?呼吸声?sans仔细听着,那沉重的……呼吸着……是fear。

sans保持沉默,看着背对自己的fear,那飘忽不定的火焰,灰蓝色的,抑郁,无趣,低落,似乎没有情感的伤痛,有带着痛觉的身影。

……滴答……

水流吗?这里除了他们两个,还有水流吗?

但……他的猜想马上被攻破瓦解。

fear突然停下了脚步,脖子上有点厚重的猩红色的围巾也如失去生命一般停止摆动,sans也听话一样的停下来,时间仿佛被寒冰凝固,充斥着让人无法形容的冰冷的气味,死一般的寂静。

fear攥紧了衣角,紧合的牙冠几乎快要裂开,接着,犹豫不决地松开骨手,衣角被狠狠的揉搓后留下无法复原的褶皱,就像是……自己本身的过去……

“……fear,你怎么了……?” sans上前,握住他的左肩膀。fear突然浑身剧烈的颤抖一下,神经反射性般猛的抓住sans搭肩的胳膊,以自己的肩膀为支点,用力把sans向前一甩,重重地摔在地上,发出沉闷的声响。

sans的(骚)粉拖鞋在半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抛物线,静悄悄的落在地上。

“呃……啊……fear,你这是做什么?!”sans被fear的【背肩摔】折腾的够呛,牙缝里不停的抽凉风,揉揉自己的骨头,可别摔碎了。

sans睁开眼睛,才发现fear正低头看着自己,啊,是fear的审判眼,◇+♥的图案,仔细看,还有奇怪的花纹。虽然是sans第一次看到fear的审判眼,也没多大的好奇心。

但sans无意间看着fear另一个眼眶,愣住了。

“fear……你……为什么还有第二个审判眼?!”sans一脸的惊奇,但立刻平息下来,努力压住自己。 fear的另一只眼眶,按理说应该是黑色的,但偏偏出现第二个审判眼,带着一样奇怪的花纹。四个不同方位的◢和一个镂空的♥,大概是这种布局的图案。

……滴答……

一滴眼泪滴在sans的额头上……

fear起身,将sans拉起来,擦干泪珠,接着走。 “难道……有什么不可告【骨】的秘密吗……”sans又一不小心说起了PUN,见fear没笑,貌似脸色更加难看了“……hh,开个玩笑而已,我收回那句话。”

sans极力缓解现在这个情况,并且……为啥突然就把我甩出去啊……

“……还是给你说吧,怕你在乱想什么。”fear拉着sans走了一段时间,突然开口说道。“这个审判眼,是我弟弟papyrus的。”fear平静地说着,“我知道,每个AU里都有papyrus……我也不例外。爱他,就是个喜欢美食的小天使,至少他的甜点没有种族灭绝的味道……hh……”

“……”sans半信半疑地点点头,fear的围巾飘起来,拂过他的骨手……

sans的脑海里慢慢浮现出自己挚爱的弟弟,那个下定决心要加入皇家军队的弟弟,意面能做出 【种族灭绝】味道的弟弟。但,系统已经无法重置,使他【复活】了……这只是一个,可悲的世界……

“那……我可以见他吗?”sans这么说的,似乎掺杂着一些其他心思,但fear不难可以听出来,叹了口气,说:“他……已经不在了……当然,我吸收了papy的数据,拥有了他的审判功能……”fear低下头,把脸埋进围巾里,继续拉着sans走。“等……等一下,fear,你先停下!”sans突然拉住fear,“你知道如何修复这个世界的办法吗?!(我也可以帮你)”

“……如果可以,我也不会跑到undertale来找你……”fear这么说着,打开了系统,接着,面前出现了一个穿锁门,fear拉着sans,直接跳进去。

sans觉得有点不对劲……

*sans版懵逼……
…………
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!!!!!!!!!!!

“fear!!!!!!!!!我们这方式不对啊!!!!!!!”sans大叫着,但fear拉着sans飞速下坠,抽出一只手把围巾给sans围上,并叮嘱他,没有我的允许,不要摘下来。sans没办法,只能照做。

待他们落在地上,sans感觉自己都快软了,真鸡儿刺激。“嗯……这里是……”sans环顾四周,才发现自己处在一间顶级的实验室里,当然,比UT里的皇家实验室好太多了。“欢迎来到这个世界——现实的世界。”fear不知何时戴上了帽子,等他摘下来……

“F……frisk?!”sans睁大了眼睛,那令他总是噩梦不断的屠杀线记忆,如开闸的洪水一般涌出。“papyrus……你杀了他……”sans的眼眶已经黑了,充斥着恐惧和复仇,也许只是被这个冲昏了头脑,sans想都没想就拿起骨刺朝fear冲过去。

“……谁都会有屠杀的经历……”fear平静的说着,“只是我……不像你们,在这个噩梦里挣扎不休……”fear召出机械手,快速锁住sans,接着,往他嘴里塞了一点papy的意面……(fear当时把papy意面的数据复制粘贴)

“卧槽……这……”sans渐渐恢复清醒,“真的是……怀念的味道,难吃啊……”机械手将sans放下来,消失了。只剩下面部扭曲的sans趴在地上,不省人事,貌似快没血了……fear走近sans,蹲下来,打开sans的数据平面,将血量值加满,再把他拖到实验台上。

fear挠了挠自己的头发,灰蓝色的眸子里流露着复杂的情感,打开窗帘,幽兰的月光十分凄冷,并没有把屋里昏暗的情况明显改善,像是给fear蒙在一层冰冷的纱。fear低头,看着自己本来的人类面貌,抬起手,做怪物做久了,自己还能适应人类的身体吗?

转身,看着自己曾经辉煌一时的实验室,自己的同伴,呵,可以做一个天大的笑话了……就算是现实世界,系统,也是可以使用的。昏暗的实验室,像是一座坟墓,埋葬着自己曾经的光芒,现在早已被灰尘湮灭。随便打个响指,感应灯应声亮起,偌大的实验室整整齐齐,接着,一阵“狂风”吹过,充满灰尘的实验室焕然一新。fear又理了理被吹成杀马特的头发,看来……该设置一下清理方式了。

fear的实验室井井有条,干净多了,此时,实验台上面的sans也醒了。“哦……fear……嘴里味道有点怪……”sans从实验台上爬起来,瞬移到fear一旁。“怎么,看到我这个样子,不喜欢?!”fear这么说着,打开了系统,“要不……我换成怪物的样子?”“呵呵,不了不了。”sans摆摆手,“既然你说,这里是现实的世界,我这个样子,也不能出门吧。”

“当然,这里只有人类,不会存在怪物……”fear看着天边升起的第一抹红晕,若有所思的说着。

“我带你过来,也是有目的的,当然,你现在也回不去了,每次重置,你的系统也会重置加载数据,次数多了,系统不负重担,就会崩溃,所有数据全部混乱……幸运的是,sans的数据保存完好,我就可以直接拿走,带回实验室,并且,那个世界也已经崩溃了,再怎么重置也没用了……sans数据貌似都保存完好,这也是我一直以来都百思不得其解的事。”fear换上以前的衣服,然后看着sans。

“也许在以后,还有其他的sans被我带回来,当然,我也跟【他】说了很多……”fear有点无奈的笑着,对着一旁说着,“gaster,我回来了。”随即,一旁的书架后面走出来一位穿着黑色西装的男士,双手的空洞,以及脸上的裂痕……“G……gaster?!”sans大叫起来,“你不是……掉进核心里了吗?!”

“是的,我想尽办法,让自己出来,但一个机会,让我回来了。”gaster走过来,一把抱住sans,“儿子……我回来了……”“……爹……对不起,我没能照顾好papy……系统已经将他清除了……”sans忍住泪水,有点哽塞的说着。

fear调出系统,皱起眉头,对这对父子说:“如果可以……或许,有一定几率,我可以把papy带回来……当然,有几率,就会有风险。刚才系统告诉我,UT里还有papy的生命迹象,就怕……命悬一线……”“只要能救出papy,让我做什么都可以!!!”sans抓住fear的肩膀,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。

“……你有这心是对的……随我来吧。”fear牵着sans,瞬移到了楼顶。gaster停了一会儿,叹了口气,穿过捷径去准备早餐了。

楼顶的风太大,半空中飘荡摇曳的围巾十分醒目,不远处的红日冉冉升起,fear站在高高的围栏上,看着万丈高楼下的一切事物,仿佛再说——我回来了。

“sans,我懂你的意思。”fear转过身,十分严肃的说着,“你在乎的事情很少,对谁都可以这么做,但唯独你的弟弟papyrus。”“……”sans说不出话了,他觉得,自己欠自己弟弟的东西太多了……

“我可以……帮你,但我要报酬。”fear说道。

“……那,你要什么?”sans放下自己万年不变的笑容,攥紧拳头。下足了决心。

“我要你的灵魂。”fear斩钉截铁的说,让sans顿了一下。“当然……如果成功了,我会把灵魂给你……”sans说着,捂住了胸口,“不会骗你,我保证。”

“你以为,给了我灵魂,你就会消失?”fear笑了笑,干脆和sans一起坐在了屋檐上,脚下就是万丈高楼。“其实,gaster已经将灵魂给了我,我就把他从核心里带了出来,让他留在这里,他也帮助我制造了机械手。”

“所以……我不会因此消失?”sans揣着兜,望着日出。“对的,其实,我也可以从这其中获取好处,虽然……还不确定是不是真的。”fear这番话,着实让sans笑了起来。

“sans,自从我被助手算计,实验失败造成的反能力因素造成空间扭曲,并让我进入UT的这件事,也已经过去了很久……对吧?”fear托着腮,对sans说着。“嗯……是有些年头了……”sans笑了起来,想起fear和papy和睦相处的时候,真是快乐。

“underFear,实际上,我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否真实,并且,我也发现其他underFear的时间线,而且,随着时间的推移,越来越多……我都在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人类……自己生活的这个世界到底是不是虚构的……”fear低下头,褐色的短发挡住了他的脸。

“hh,小鬼,曾经我也不是经常给你说我的噩梦吗?”sans找了另一个话题,说了下去。“那个frisk做的屠杀,我却全部记得……真是【骨】痛。”“……哈哈。”sans见fear笑了起来,也跟着笑,但他并没有提起自己的噩梦,包括了fearsans。

这两人聊了很久……

“所以,我的魔力也可以使用了?”“对的,如果出门的话,变成人类的样子就好,有不好的事情发生,可以叫我。”fear说着,站了起来,跳上机械手,望着明晃晃的太阳。“sans,我问你最后一句话——你,信任我吗?”fear转过身,看着sans,眼里的两个审判眼图案异常突出。

“heh,当然,我的命……现在都在你手上呢,不是吗?”sans笑了起来,跳上自己的龙骨炮上面。“……只要你答应我就好,这就是……我想要的结果……”fear望着天空,难以虚怀的叹了口气,“看样子,gaster应该做好早餐了。”“哇偶,爹什么时候学会做饭了?”“嗯……最近,因为AU时间和现实时间不一样。”“嘿,这样我得好好怀怀旧了,吃啥?”“反正……没有番茄酱。”“呜哇,你这是要了我的命!”“你不是已经给我了吗……”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雪地里的一处废墟下,昏暗的地下室里,一个可怜的骷髅缩在墙角,破旧的红色围巾早已肮脏不堪,因为那一声巨响后,地下世界已经毁灭了,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并且自己的魔法十分虚弱。
“sans……sans……救命……”



※会有后续吗?
※会的。
※不然sans会打我。
※😂

@大爱默瞳和fear
@白羊Shelly
@AsdonL.祁倏荼

 
评论(1)
热度(1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