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好,这里是默瞳/小疯子,最喜欢Asdonl♡,谁敢抢老子一核弹抡死对方!会写文和绘画,虽然并不好看。是个树洞,但你也可以试着挖挖我的内心。underFear实际本质是黑暗的,就是我的内心。我是戏精,会精分,现有十个人格。脑洞大,喜欢语c。猫系少女,对我越好我会更乖的。【QQ:810878559】【手机:13563965839最好别打我肯定不接,如果提前通知就行】如果可以,我会和你聊天,打qq电话,或者带着口罩和你视频。有些随意,更喜欢别人开心。喜欢甜食,围巾,高领毛衣。想变得更加可爱,让L更喜欢。春秋季会咳嗽,请见谅。喜欢和别人聊underFear。资深腐女老油条,写肉,但更想写糖和一大堆刀子(核弹,电锯,4000米大长刀)。
谢谢你对我的关注♡

危险警告(禁止评论)

hh,你好,我认识和不认识的你,也许你知道我的黑历史啊,对此,我还是不纠结的【不纠结你还是人嘛?!】,当然,『默瞳不黑就不算默瞳』了。
hh,这几天和粉丝AsdonL聊天,说实在的,很开心,我喜欢和别人慢慢敞开心扉,并不是单纯的塑料客套,这也算是我第一次和别人真心聊天最棒的第二次,我貌似已经忘记,第一次是什么时候了。估计那个人……早已变成『随时都可以摔倒的狐狸*』了吧。如果可以,我喜欢和大家真诚的聊天,感觉真好。
@AsdonL.祁倏荼
我喜欢包容别人的心,在我眼里,好的坏的,也就各得其所。谁都摸不透我的心理防线,无尽的批评责骂,永远比不过一句温暖的鼓励。你所宣泄的垃圾情绪,多少都会堆积到你所倾诉的人里去,这时候就需要被倾诉者的内心承受压力了。这也是我所不太认同的我们政治课本里的一条知识点。合理宣泄是可以的,但宣泄目标,才是重要的考虑因素。
从来没有对挂人和斥阻有过焦虑,当然,不过我怎么说,他们都不会听的,就像我的男闺蜜告诉我的一样。当做是警告,这只是【当众斥责羞辱】的滑稽服装*吧,不分青红皂白的劝说*,谁会去理解对方的感受呢?答应的删除,却迟迟不干,这所谓的【素质道德】,到底是变质的,是我,还是你们?!
(为我亲爱的男闺蜜一个劲儿的点赞,谢谢给我提供的资料信息和设备)
hh,如果什么时候,我的博客上面落了一年多的灰尘,就……哈哈,祈祷什么的,已经无所谓了,我只是……去往另一个地点……比你们早太多时间而已。
【默瞳の反面刺殺】是『默瞳』的黑故事,黑文章,黑漫画,黑言论等的一个汇集,『默瞳』不是人,她/他是过去、现在和未来以及不同思维中存在的。我知道HFIT人群,现实中存在的一群人,他们所具有的,是平常人都不知道的第十二方面。我所做的,想让一部分慢慢开心起来,而不是一味地自暴自弃,但相反的是,我却顾虑的太多了……hh,我一个15岁的丫头,干嘛想这么多呢,hh,我真是个……怪咖…………或者是說……Monster 。





什么时候,他们改变了很多,什么时候,他们为了保护自己而创造的『围栏』,就可以民主一些……



我总是在保留着自己的那一份『童真』,但那次晚会上一个远房表妹的一段话,让我几乎心脏骤停。
『姐,你说话的样子和方式,像极了一个喋喋不休的大人。』
说真的,我当场跑出去,靠在一旁大理石的柱子上,苦恼地沉默起来。比我大几个月的表哥问声过来,抱抱我,说:“怎么了,她说你坏话了?”“不,只是觉得……自己的东西,终究还是丢了。”我转身背对着他,他貌似理解了什么,摸摸我的头,说:“hh,我们的默瞳,是最可爱的了。”表哥太温柔了,我安耐不住自己,哭了起来。这还是让措手不及的他乱了手脚。
他不太会对付女孩子哭泣的情况。
(他是唯一知道我的笔名并且这么叫我的人,虽然也叫我原名,不过他觉得默瞳这个名字,很可爱。)

还有,请大家不要再吐槽fear的身份了,我总共就大概四个underFear世界观,就等我一一分析完毕了。他/她并不是Betty和sans的孩子,这个争论可真多,hh。
underFear翻译过来就是【恐惧之下】,请大家不要再说什么我抄袭,套用等毁人词语了,我也不喜欢和别人讲道理,太浪费不必要的口舌了,如果搁到以前的我的话…………小心棍棒。

*你被默瞳打断了骨头
*还需要继续吗?=)
*继续挨打/受诅咒(你失去了一个HFIT的理智人群)or真诚相待
*做出选择吧❤

 
评论(2)
热度(5)
© 默瞳/唐氏夫人 | Powered by LOFTER